從食物切入……看世界、療癒自己、

一起探索生活 更多的可能性。

Food for Soul 食養生活」引用食養學(Macrobiotics Living)的概念和實踐方䅁,以食物切入、透過食養體驗活動、料理、生活、個人事業發展等共學課程,一起探索自身與飲食生活的關係,洞觀身心狀況及其背後意義,展開多角度思考和領略、並學習與大自然融合及自己共處,熱切過著喜好的生活,從而感到更和諧喜悅。

Through the concept and practice of Macrobiotics Living, Food for Soul develops co-learning programs to help us reconceive our relationship with nature, and learn to live a more harmonic life.

從食物切入……看世界、療癒自己、一起探索生活 更多的可能性。

以衣食住行入手、在平凡的生活感覺到自己活得更好。

生活在香港,我們擁有充裕的物質、理應過着理想的生活,那…為什麼我們身體仍然會好像有點「不舒服」的感覺呢?心裡還是不太滿意現況? 我們怎樣才活得更好喔?

食養生活 (Macrobiotic living)是一門生活的學問,揉合東西方養生概念,以「飲食、烹飪」作為切入點,引導我們觀察個人與世界的關係,通過飲食和生活方式,認識更多深層個人內在需要,啟發我們探索人生更多的可能性,在平凡的生活感到喜悅、自在。

從食物作為切入點、認識內心那份純粹、

以慈悲心接受自己、學習修心提升修養、

過著舒心享受生活、種善種子圓滿人生。

甚麼是食養生活?

 

食養學譯自希臘文 “Macrobiotics”一詞

  • “Makros”是偉大或長的意思
  • “Bios”是指生命或生活方式
  • “Thike”是指技巧或藝術

古希臘哲人、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斯(Hippocrates) ( 公元前500年) 提出「讓食物成為你的藥物」。

食養學融合了中國的《黃帝內經》、《易經》、《道德經》和印度阿育吠陀等東方哲學、醫學;西方營養學、生理學、心理學、身心學;以及日本傳統醫食同源概念。它提供一個框架,幫助我們與內在自我,與大自然和諧共處。

食養學是一個整全的系統,學習和實踐其中的原則,可引接我們就營養、活動和生活模式各方面作出適合自己的選擇,以令個人的身心靈,以至社會和環境更健康。45名食養導師在2017年的國際食養會議(International Macrobiotic Conference 2017)上就上述定義達成共識。

東方的食養思想

食養概念以《易經》提到的陰陽調和為基礎,一旦陰陽失衡,人就無法維持體內在的動態平衡,臟腑功能受搗亂而生病。

「養生」一詞出自《黃帝內經》(公元2500年)。《黃帝內經》提出「故智者之養生也,必順四時而適寒暑,和喜怒而安居處,節陰陽而調剛柔,如是,則僻邪不至,長生久視。」《內經》認為,人的健康受眾多複雜的因素影響,除了順應四季時令和氣候、適應周圍的環境、水質和空氣等外界因素之外,個人的情志狀態、起居作息有時,飲食有節制和五味調和、鍛煉身體,保精全神,勞逸房事等因素都相當重要。籠統而言做到調和陰陽,便能使病邪無從侵襲,人就得以延年益人,不易衰老。

其後的食養學研究者除了以《內經》的理論和概念作依據,也參考了《道德經》(公元604-531年)和不同經典等。

西方的食養思想

古希臘哲人、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斯(Hippocrates) ( 公元前500年)

提出「讓食物成為你的藥物」 “Let food be thy medicine and medicine be thy food”。

德國的Christoph von Hufeland

醫生(1762-1836年) 以個人的專業及參考東方哲學醫學,在他的著作《The Art of Prolonging Human Life》( 1797年出版) 中,首次把 古希臘文的“Macrobiotics” 繙譯為英文 :“the art of prolonging human life” (延長壽命的藝術) ,並加以闡釋。他的信念是: 活出整全人生,強調人要抱持幽默感、喜悅和智慧而活,主張全蔬食和恒常運動。他的著作被譯成多種語言,奠下食養學的基石,影響深遠。

近代食養思想

貝原益軒(Ekken Kaibara) (1630-1716年)

日本江戶時代的儒學家,被譽為「食養生活」的鼻祖。他提倡健康由個人掌握,平和的飲食,自制能力、食物、性生活以至個人情緒都是關鍵。他提倡吃全穀物、蔬菜及配合甜酸鹹苦辣五味平衡的飲食,避免攝取高脂肪的肉類及動物蛋白質; 又建議八分飽,煩惱時不食,睡前不食,飯後散步等。

石塚左玄先生(Sagen Ishizuka) (1850-1910年)

本身接受西醫訓練,是明治時期日本陸軍的軍醫及漢醫。他發現西方飲食和西方醫學的不足,這驅使他研究東方經典,涉獵體內礦物質的平衡、陰陽五行和古代東方養生概念等的理論和實踐。也探索飲食與疾病的關係,以及食物與個人身體和情志的關係。他先後提出食育教育,《食養論》與《食育論》之著作,亦是「食養長壽論」發起人之一。

日本人櫻澤如一(George Ohsawa) (1893-1966年)

將前人的理論整合而將食養學發揚光大至歐洲、美國、日本,把食養生活的概念以各國文字表達。他提倡的食養生活就是講求順應宇宙規律,陰陽平衡以及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等理念。他提出健康的七項條件是:不易攰、胃口好、瞓得好、記性好、有幽默感、思想和行動靈活而精準、常懷感恩之心。

我們要做到吃甚麼都不怕會失去健康和快樂的境界,依從別人制訂的飲食法,等於喪失對個人的自主,我們要掌控自己的生命,

我們不因循僵化,但如果沒有基本的原則作依據,任何學問的實踐只流於一種迷信。

石塚左玄先生(Sagen Ishizuka)

櫻澤如一(George Ohsawa)

食養生活的話

「食養生活」 (Food for Soul) 以料理作橋樑……從烹飪的興趣、感受靜心料理及靜心飲食的體驗……慢慢感受烹飪過程的療癒,如有興趣再而探索生命更多的可能性!

我們的氣質、個性、風格、性別、都影響我們的食慾和飲食習慣。 如果告訴自己什麼不能吃、就是內置假設了每個人都一樣,每人嘗試相同的飲食,並產生類似的結果。

我們肯定我們每一個人也是獨特的,沒有兩個一樣的我,一個單一的飲食法不可能合適我一個人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除了學習飲食知識外、學習聆聽身體給我們的信息及其背後意義、提供了自我成長與探索的機會。

找尋「真正原因」?

在我們的習慣裏,我們都喜歡找尋「真正原因」。找尋病源的原因、找尋童年創傷事件、教養方式或工作情況中找原因等等…沒錯只要大家去尋找原因,就會找出原因,但是我們真的找到終極原因嗎?  

我們對因果關係的執着,會阻礙認識任何事情其意圖和目的,如認同事情內在意義,就能引導邁向療癒,也就是要成為更完整合一的我們。

「請不要努力改變飲食及調整生活」

只要觀察我們就能覺察,而覺察力就必然會產生個人的改變。可是任何改變事情的「努力」,只會得到反效果。

如果你晚上企圖希望容易入睡,反而更容易失眠。相信大家也有這些經驗、不是嗎?

「不要努力」就是「試圖阻止」和「試圖強迫」之間恰當的中點。追求與抗拒都不能使我們達到目標。

一個平衡點、平靜就能使事情自然的發生,事情和事件本身都沒有好壞、正負之別,任何評價表示我們還受制於某種特殊的自我評價之中。傾聽心裏面跟我們說的話,才是關鍵所在。

每一個人也是獨特的

平衡點

導師團隊

岸本何穎怡 (Kishimoto Ho WY) 岸本太太

岸本何穎怡 (Kishimoto Ho WY) 岸本太太

食養導師

  • 日本正食協會認可「食養導師」
  • 後遠赴英國進修 學習從飲食生活認識內在和其背後的深層意義
  • 現於香港大學 佛學心理及精神培育 之硏究生
  • 協辦 食養、食育、和食、個人發展 等課程,引導善用天賦創造及實踐自己喜愛的生活
  • 曾從事航空餐飲企業,以及有機食品社企之 業務發展
黃肇朗 Ringo 先生

黃肇朗 Ringo 先生

心身輔導員

  • 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文學士
  • 後於生活書院籌辦生命教育及文化藝術教育活動
  • 現於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心理學之硏究生 
  • 現為〔非暴力.正念.身意〕基礎導師,希望廣學不同心理治療流派
陳倩玉 小姐

陳倩玉 小姐

中醫師

  •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士及碩士課程
  • 提倡慢活人生,慢可以理解作生活上的習慣,但其實也是一種對待生活的心態,更是治療時的其中一種態度
  • 對太極,按蹻及筋膜治療手法有濃厚興趣,現為慢活醫館的創辦人
李家麟 先生

李家麟 先生

中醫顧問

  • 行醫十餘年,以「身心性命」四層理解「人」,著力於「醫哲學」的教育,
  • 提倡醫病而又修身、修身而亦明心、明心而後見性、見性而終知命,
  • 醫學不應只停留在『身體』的層次。

聯繫我們

(+852) 5597 9148 (What apps only)